第五种长生

第五种长生
两只小蜜蜂呀
新派武侠 48.5万字3245人读过
书架
昆仑之巅登天梯,赤水河畔入魔宗,千钧一力凌空破,幽府棺中走一遭。此乃世间流传了千年的四种长生法,可当七年前西面剑阁飞出的那只信鸽,停在青州常家少爷的窗前时,一场围绕长生而做下的千年局,终于缓缓拉开了序幕…….
热血
开始阅读 新用户下载纵横APP免费看
第一百二十四章:皇宫劫持案告破(一) 11分钟前

目录(共 125章)
反序

进入作品目录 查看更多
作品试读作品圈子
发布评论

第一章:传说

三千年前,昆仑之巅。

白发苍苍的剑神伫立在寒风之中,鬓角眉间皆是风霜,漫天飞雪扰的他双眼迷离,却决扰不住他手中寒气逼人的长剑。

白衣猎猎,高瘦的身形,却像是一座巍峨的大山,屹立不倒。

身后是茫茫人海。

在这大陆极西极寒处,本是人际罕至之地,只是今日太多人想来此处看看,看看只存在传说里的羽化登仙是怎样一番光景?

身前是一座直上青云的天梯,忽隐忽现,看的不够真切,像是沙漠中的海市蜃楼。

谁也不知道天梯有多高,有多少阶?

因为自古以来,踏上天梯的人都死了,而那些死去之人的枯骨,此时正杂乱的摆放在天梯的第一阶台阶之上。

按照这世间的认知,的确从未有登天梯者登上第二个台阶,都死在了第一个台阶。

天梯的每一阶台阶都很宽阔,光是目测就能大概看出,每一阶台阶至少有十丈长,可即便如此,那些死去之人的尸骨也已经快布满第一阶台阶了。

自上一位登天梯者至如今,已经隔了千年,千年间,未有人敢再登天梯,直至今日,剑神登天。

登上天梯的人即可羽化登仙,这是不知从何时开始就已经流传的传说,虽然只是传说,但世人对此深信不疑,原因并不复杂,只是因为他们更愿意相信这是真的罢了。

世人需要一个希望,一个摆脱生老病死之苦的,渺茫的希望。

而这个希望,今日被所有人寄托在了老迈的剑神身上。

剑气渐发散,剑神身上有氤氲之气蒸腾而起,鬓间眉角的风霜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,而漫天风雪也再不能在他身上驻留。

风雪不加身

伫立许久的剑神终于动了,他扬起头,目光顺着天梯而上,似能穿过重重青云,直达九重天上。

就在身后众人为剑神那风雪不加身的神迹赞叹不已时,剑神却说了一句没由来的话,似是在回应众人的期待,却又像是对着天上仙人的诉说

“成仙者,真长生?我欲亲身一试。”

说罢,他便动身了,白衣颤动,身形便消失在了人群的目光中,再两个呼吸之后,他的身形便陡然出现在了天梯之前。

身后众人一阵惊呼,剑神虽然尚未登上天梯,可就在此前他展现出的风雪不加身的神迹,以及现在移形换影般鬼魅的身法,在世人眼里,这就已经与仙人无异了。

剑神并没有直接踏上天梯,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屏障阻拦了他的去路,也正是因为这个屏障,所以在远处看去,这天梯显得忽隐忽现。

他缓缓抬起左手,指尖轻点屏障,引起阵阵涟漪,剑气四散,一次次冲击屏障,没多久便将那屏障撕碎殆尽。

“砰!”

屏障破裂,他一脚便重重的踏在了第一层台阶上,无形的压力突然袭来,仿佛要将他直接压扁。

这下他知道为什么那些登天者都会死在第一层台阶,若说破屏障还算轻松,但这般压力下,即便是世俗间最强大的武林高手,依然会被直接碾压成肉泥。

不过,他却不在此列,身为剑神的他,既被称为用剑的神明,本就与世俗高手不可同日而语,不然,他又如何当的起剑神二字。

右手挥剑轻斩

“砰!”

一道沉闷的破障声响起,台阶上沉重的压力瞬间便消散了。

只一剑,便改了规则,这便是他此时的境界,神明境。

超脱于世俗的理解,行走于凡间的神明,古往今来,只此一人,功达此境。

在世人看来,剑神的境界,或可敌仙魔。

是以,世人对剑神的期望远比那些第一层台阶上的枯骨们高的太多,太多了。

“砰!”

剑神另一只脚也踏上了台阶,此时他已稳稳的立足在了台阶之上,身后远处,人海沸腾,惊呼声震天。

可他并没有迅速准备登上第二阶台阶,反倒是盘坐了下来,陷入了冥思。

人海渐渐消停了下来,风雪声再次充斥在天地之间……

整整一日,剑神盘坐于第一层台阶之上,一动未动。

至他再次站起时,已是第二日的清晨,蓄势整整一日,他的精气神已至巅峰状态,手中长剑寒芒再起,身上的剑气比之昨日更加外放,更加强盛

“呵!”

只见他大喝一声,长剑遥指青云,迸发出无量威势,长剑所指,青云散开,气势直冲九霄,震动天庭。

“哗!”

长剑携势斩下,剑光向第二层台阶延展而去,第二层台阶前的屏障竟如普通的屏风一般被剑光轻易切断!破开一道极大的口子,而剑光继续向上延展而去

“砰!”

沉闷的破障声再次传来,第二层台阶上的重压空间被剑光所斩破,更可怕的是,剑光并没有受到一丝一毫影响,继续向天梯上方延展而去

“哗!”,“砰!”

第三层台阶为剑光所破

“哗!”,“砰!”

第四层台阶被破

“哗!”,“砰!”

紧接着是第五层,第六层,第七层…….

剑光向上延展至无数台阶,直至没入青云之间,众人依然能隐隐听到破障之声。

一剑破天梯,剑神的传说便自今日开始流传。

剑神不再驻留,一个闪身消失在了第一层台阶,等他再次现身之时,已经站在了数百层台阶之上,然后他再次消失,这一次又跨越了数百层台阶。

连续数十次消失又再现,剑神的身影终于消失在世人眼中,没入了青云之间。

远处,人海再次沸腾,茫茫多的众生向着天梯跪拜,朝圣,山呼剑神尊号。

直至七日后,众生久久未曾散去,赞叹于这千古不曾见的神迹。

但这一日,青云之上却又传来神迹,有威严的声音自九霄之上传下

“凡人,你为成仙而来?”

紧接着,剑神苍老的声音也淡淡传来

“我有一惑。敢问,仙人是否会死?”

天庭震怒,青云之上有电闪雷鸣,而人间则收到了剑神传下的最后一段话和一本剑道秘籍。

“自今日起,我剑神于人间立剑阁,愿为我徒者,替我开宗立派,流传万世!”

……

过了很久很久,天外恢复寂静,人间只剩风雪,没有人知道剑神登天结果如何,是死了?还是成仙了?

只是自今日起,世间便多了一个强盛的门派,剑阁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岁月流转,眨眼便过了八百年,历史的车轮在这一日暂留,留下了与八百年前相似的车辙印。

赤江畔,已经枯坐于此处三十年之久的柳一刀在这一日终于缓缓睁开了双眸。

红色的长袍艳如赤江之水,满面的长须提示着他世间已过多少春秋。

自三十年前,年仅十岁的他,一刀击退剑阁当代剑宗,他便于世间称无敌。

可他知道,他终究会死,死了的人,便没有称无敌的意义。

大陆极西边的天梯就摆在那儿,所有人自他十岁开始便等着他,等着他像八百年前的那位一样,走上去,杀上去。

他没有那么做,他更想来南边,来到赤江畔,传说中魔宗的门户便在此处。

他试了很多方法想要扣开魔宗的大门,都没有回应。

于是,他便在这赤江畔闭关了起来,一坐便是三十年。

这一日,他终于破关了,决定再次扣关。

江边风大,吹的他面庞都有些变形。

只见他缓缓站了起来,左手朝着虚空轻轻一划,却好像有一柄无形的长刀出现,向着赤江割去,原本汹涌的赤江竟诡异的平静了下来,然后,可怕的事情发生了,赤江面竟被他那一刀一分为二,赤江的中间凭空多出了一片大大的空地,两边的江水竟直接被那柄无形长刀割裂了开来。

一刀断水流,三十年来他第一次出手,便已远胜当年,若是三十年前,剑阁的剑宗面对的是这一刀,恐怕直接便尸骨无存了。

就在此时,异变陡生,原本被割裂开的赤江刹那间重新汇聚在了一起,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,柳一刀神色一变,眉宇之间战意盎然,右手向后一挥“彭!”的一声,一柄长刀自他身后不远处破土而出,飞入他的手中,接过长刀的右手未做任何停留,直接向前挥去,刀意扩散开来,长刀像是一记巨大的重锤直接砸向了江面,仿佛要把整条赤江砸个稀巴烂。

“轰!”

溅起滔天的浪花,搅得整个赤江不得安生,柳一刀依旧不罢休,他收回长刀,但紧接着又是一刀向前砸去

“轰!”

又溅起更大的浪花,然后又是一刀,一刀,又一刀,他似乎是非要将整条赤江碾碎了。

“轰隆隆!”

不知在多少刀之后,赤江似乎真的被柳一刀砸坏了,江心渐渐凹陷了进去,水流渐消,露出了一扇古旧石门。

柳一刀一步跨出,双脚踏上了江面,只见他在江面上如履平地,一步步缓缓向石门走去,走至石门前,他再次挥刀,一刀便轰开了大门,不作停留,他纵身便跃入门里…………

月余之后,有一少年经过赤江畔,捡到一本刀谱与一封书信。

书信写到:

吾刀神柳一刀,今破魔宗门户而入,留刀谱于世,有缘人得吾刀谱,可凭此开山,立刀门,流传后世。

数年之后,江湖上崛起一个新门派,名曰刀门。

………………

时光荏苒,又三百年后

今日,是贾家庄的大日子。

贾老太爷早早便起了床,漱了口,接过一旁侍女递上的汗巾,仔细的照着铜镜擦拭着自己的面容。

服侍在他身侧的小侍女嘴里轻轻抿着笑,打趣着说道

“老太爷,您要是每天都这么认真洗漱,我们可就能少挨庄主不少骂呢。”

贾老太爷依旧在仔细的擦拭着面容,视线始终不愿离开铜镜,不过他听到这话,笑骂道

“好你个小桃子,真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,连我都敢打趣儿……不过老太爷我今天心情好,不与你个小女子计较。”

小桃子一听,嘴边的笑意更浓了

“是是是,您呀,是贾家庄的老太爷,怎能成天与我一个小侍女计较,只是您要是再不走呀,可就见不着小少爷了。”

老太爷一惊,赶忙扔下手上的汗巾

“哎呀!那还不快快给老太爷我更衣!要是错过了见我大孙子,那可如何是好。”

贾家庄内有一片空旷的校场,平时都是给庄内的子弟们练武用。

贾老太爷带着小桃子急忙忙的赶到了校场外,此时校场周围却已经被庄内的妇孺子弟以及下人们围满了。

“老太爷来了。”

小桃子轻轻呼喊了一声,周围的人闻声主动让开了一条路。

老太爷焦急的向前走去,一边走还一边询问着一旁让路的人

“怎么样,我孙儿还在吗?”

有下人低声回道

“小少爷还在。”

老太爷舒了口气,脚步也略放慢了些。

终于走到校场边,老太爷不再往里走,周围那些围观的人也并没有走进校场。

这是庄主吩咐的,只许围观,不许有人打扰小少爷。

今日全庄子里的人几乎都来了,唯独庄主和夫人没来,据说昨夜夫人哭了一晚上,庄主脸色也憔悴的很,倒是老太爷很兴奋。

校场中间盘坐着一个赤裸着上身的少年,他在此处已经盘坐一晚,老太爷看着那少年,脸上满是慈祥,时不时还对着一旁围观的下人骄傲地说着

“看,那是我大孙子!”

下人逢迎的说着恭维的话,倒是让老太爷更加高兴。

此时,天刚刚蒙蒙亮,长空里依旧伴着些许夜色,只是东边,天地相交于一线的地方,温暖的光明已经从那里展露了头角。

少年睁开了双眼,舒展了一下上身的筋骨,古铜色的皮肤在这明暗相交之刻显得更加深邃。

他站了起来,看看了东边天际那温暖的光明,又看了看校场边伸直了脖子,视线就没在他身上挪开过了老太爷,朝他挥了挥手,笑了笑。

老太爷兴奋的朝他也挥了挥手,只是此时,老太爷眼角间,晶莹的泪珠,不经意的流了下来。

少年定了定神,深深的吸了一口起,一声轻叱

“哈!”

只见他古铜色的皮肤渐渐发出淡淡的红光,他缓缓抬起右手,合掌为拳,朝着前方,猛烈和霸道的向前方砸去

“轰!”

刹那间,地动山摇,不仅是贾家庄,包括贾家庄方圆数百里外,都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晃动。

山林间,鸟兽奔走,溪水逆流,村落里,鸡犬不宁,人群惶恐。

校场上,一拳之下,天地为之共鸣,空间动摇,然后“咔啦!”,一阵碎裂之声自虚空里传来,那少年竟生生在虚空里轰出了一个大口子!

少年回首,最后看了一眼这个世间,然后头也不回的跨入了被他打出的大口子中……

后世传说里,贾家少爷贾武是世间第三位飞升者,武破虚空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常安轻轻合上了书本,

闭上双眼,回忆着书上记载着的这三段传说,口中念着

“剑神,柳一刀,贾武。”

渐渐陷入了深思……

良久,他回过神来,温柔的看着身旁熟睡的妹妹,轻轻抚摸着妹妹冒着汗珠的额头,低声呢喃

“三两,无论如何,哥哥都会为你寻到长生法。”

下一章 APP内阅读新用户畅享7天免费
暂无评论,点击发布